1234 Street Name, City Name, United States
(123) 456-7890 info@yourdomain.com

麻豆传媒肏屄是爱的体现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病猫被吓坏了,忍不住地求饶。

砰!

虽然如此,这必杀的一拳还是砸了过来。

这一拳砸在病猫的脑袋上面,病猫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汽车给压了一下一般,险些没有裂开。

“不要杀我!”病猫彻底被吓坏了,可怜巴巴的看着高明远:“破烂王爷爷,只要不杀我,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仙人醉还有解药!”高明远的眼睛里面充满着疯狂,说完,又一拳砸在了病猫的脸上……

“呜呜,放过我吧,我给,我给!”病猫的鼻梁骨都被砸碎了,整个人形如厉鬼,他双手哆嗦着从身上翻出了仙人醉还有解药。

“解药已经给你了,放过我吧!”病猫可怜兮兮的看着高明远。

“放过你!”高明远仍旧捏着病猫的脖子:“既然你敢来到华夏撒野就应该有永远留在这里的觉悟……”

说着硕大的拳头又向病猫的脸颊砸来。

砰!砰!砰!

清纯西瓜妹如花似玉倾城美图

一连着十来拳,病猫已经被砸的奄奄一息了,他现在真的很后悔,早知道破烂王这么厉害,这么强悍,他是不会来这里的。

而现在,他的脖子被人捏着无法反抗,只能眼看着破烂王修理自己,那硕大的拳头真疼啊,每砸一次,病猫就尖叫一声。

若是有可能他一定会跪下来求饶的。

可惜的是,他被捏着,无法下跪……

一会,病猫被砸昏过去了,而高明远捏住他喉咙的手轻轻地一送。

病猫略微的喘息过来。

哪知道就在此刻咔嚓,咔嚓两声轻响。

却是高明远在放开病猫的刹那,已经手起掌落,切断了病猫的两侧琵琶骨。

琵琶骨被切碎,病猫等于是被废了武功,如同废人一般瘫软在哪里,由于剧烈的疼痛而昏了过去。

“你奶奶的,真够狠的,幸好你爷爷我实力也不弱!”高明远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手里解药和仙人醉,当下他摇摇欲坠的也跌倒在地上……

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流淌出来。

这个时候,人影一闪,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中年女子出现在了天台上面。

她走到了高明远的身边看了看他,随即脸上露出了关切和不忍心的表情,当下她蹲下来,把高明远扶起来,然后伸出手指在他身体的伤口处点了几下。

瞬间,高明远身上的流血便止住了。

接下来,那个女子拿起了仙人醉和解药看了看,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有些不忍心的离开了。

一会,武明月的房间里面传来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师傅,是你!”

“是我!”

“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着了人家的道,不小心喝了仙人醉,若不是,若不是你的小陪练,你已经长醉不起了!”

“死党,高明远,他,他怎么样!”

“就在天台情况很不好,你去看看吧!”

下一刻,武明月从通向天台的楼梯口奔出来,离老远她就看到了高明远,当下她急忙奔跑过去,把他抱起来放在自己的怀里。

“高明远!”

“高明远!”

武明月一声一声的呼唤着高明远的名字。

可惜的是,高明远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武明月放下了高明远,转身跪在了中年女子的身边道:“师傅,你救救明远吧……”

“哎!”中年女子后退了一步,然后摇头道:“不是师傅不救,实在是……”

“师傅,师傅,我求求你!”武明月泪如雨下……

一看见武明月的样子,中年女子忍不住地摇了摇头,半响道:“罢了,算起来你我师徒二人都欠他好多,我救他便是!”

中年女子翻出了一个电话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道:“老东西,给你一个接近我的机会,地点在我弟子家的天台!”

放下电话之后,中年女子用和蔼的目光看着武明月。

而武明月则起身,走到了高明远的身边,把他重新抱在怀里。

中年女子坐在那里面色和蔼的看着武明月和高明远,半响呢喃着:“象,真的很象……”

说着眼圈竟然红了……

哪知道这个时候,天台上面忽然间又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那个男子一闪身就来到了中年女子的身边,一伸手就把她给拦腰抱了起来:“哈哈哈,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放开我,灵哥!”中年女子脸颊羞红,无可奈何地地道。

“你答应从了我,我就放开你!”中年男子一脸轻薄的看着这个中年女子,同时胡子拉碴的嘴唇向中年女子脸颊亲去。

“你先放开我!”中年女子躲避着中年男子也就是灵哥的亲吻。

“好不容易逮到你,我怎么可能放开,哈哈哈!”灵哥色迷迷的笑着,同时大手在中年女子的身体上面游走着……

这个时候,武明月忽然间捡起了病猫的匕首,走过来用匕首指着灵哥道:“放开我师傅……”

“明月,不准对你师公无礼!”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武明月一脸懵逼,中年妇女竟然责备起武明月来。

“师公?”武明月迷惑的看着灵歌,她有点被中年男子和师傅之间的关系给弄糊涂了。

“咳咳!”灵歌放开了中年女子,然后上下打量着武明月道:“岚岚,这是你的小徒弟?”

“是的!”叫做岚岚的女子点头,随即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高明远道:“那个是她的陪练,受了重伤,只有你的《火云功》能够救他!”

灵歌皱了皱眉头,走到了高明远的身边,把他扶起来看了看,然后转身一脸愤慨的看着岚岚道:“岚岚,真是造孽啊,你们净衣门,怎么净挑这种天才俊彦祸害啊!“

“你救不救吧!”岚岚走过来气鼓鼓的看着灵歌。“救,为什么不救,他既然是你徒弟的陪练,就必然是我的弟子。”灵歌抗起高明远,然后伸手指着武明月道:“小徒弟,你就洗干净身子等着被我的徒弟推倒吧,哈哈哈,他师傅没有完成的事情,徒弟一定

要完成!”说着,又看了看瘫软在地上病猫,忍不住地惊叫了起来:“病猫,竟然是病猫,你奶奶的,老子要抓他好久了,只是病猫滑溜的很,现在怎么这样了,这哪里是病猫,简直就是死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