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Street Name, City Name, United States
(123) 456-7890 info@yourdomain.com

富二代抖音玩操逼直播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傍晚时分,海狮城悬挂着多块能吓死人的牌匾的3号超级大楼大门外,围起了大片的市民。

数百个帆船酒店的员工被抓进楼里超过12小时没被放出来,这件事绝对不小,毕竟能住在南城的,起步都是一级市民,哪怕只是负责在酒店里当保洁的,那也是“出于个人能力的自由选择”,指不定人家就是喜欢刷厕所,更不用说,海狮城南城180万居民,互相之间的人际关系复杂,七拐八拐的,很容易就能拐到某个市政厅要员身上。

所以一个酒店的保洁员尚且如此,再延伸到大厨、保安、服务员、技师、领班、经理、老板、股东,甚至是客人,1086名酒店工作人员和客人的社会关系要是全部动员起来,在这个正值极冬之前,海狮城南城最为繁忙同时所有人又逐渐开始闲得蛋疼的时候,市政厅所将面临的舆论压力,将可想而知。因而也正因如此,某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就真的这么干了。

在一阵阵高呼法治和公平的呐喊声中,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一本正经地站在大门口,和大楼某机要部门的负责人交涉多时后,终于成为今天第18位也是市政厅下班时间前最后一位被放进去的律师。这位姓牛的律师目光平和地转过头去,朝身后他的支持者们挥了挥手,然后脚步坚定,跟随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大步走进大楼。

二十几分钟后,牛律师经过曲折蜿蜒的路途,终于来到地下三层的海狮城鉴于探视区。不一会儿,某位风姿绰约、面容妩媚、胸相当大的犯罪嫌疑人,就被带进了房间。

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牛律师立马面露激动。

但马依依看到他,却只有一脸的疲惫。

看着这位她众多追求者中的较为脑子不好使的一个,马依依心里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她很不想再重复说同样的话了,从清晨进来到现在,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不是在见律师,就是在见律师的路上,讲真,好特么想睡个囫囵觉啊。从昨晚8点熬到现在,都快24小时没闭眼了。既然现在已经不想死了,那皮肤保养这块问题,就相当值得注意。

“依依!”牛律师在短暂的情绪激动后,很快就像个成熟的成功人士那样,当场付诸行动,他身子向前一探,紧紧抓住了马依依冰凉的手,深情又关切地问道,“他们有没有欺负?谁为难了,只管跟我说,我一定会一字不漏地在法庭上告诉法官!”

马依依淡定得连手都懒得抽回来,从早上到现在,18个男人,17个做了同样的事情。

剩下那个没趁机摸她一把占便宜的,显然也不是不想,纯粹就是因为个子太矮手太短,这张探视区里的桌子,对那家伙来说略宽了一点。

手持气球的甜美条纹裙少女

“没有,我很好。”马依依神色憔悴地笑了笑。

明明就是很想睡觉,但落在牛律师眼里,简直就是大美人受了天大的罪,可把他心疼坏了,于是不由得把马依依的手攥得跟紧,露出一脸痛恨强权的样子,愤恨说道:“不要怕,这次的事情,外面都已经传遍了。但就算是某些领导人的后代出了事,也绝不是那些权贵拿海狮城无辜市民撒气的理由!

们都是无辜的,这点我深信不疑!我以我从业多年的职业操守向发誓,哪怕拼上一切,我也一定要把和所有被无辜牵连关押的海狮城市民救出来!海狮城是讲法治的,海狮城的宪法和法治精神,我决不允许有人用强权去践踏!”

“嗯,我相信。”马依依柔声细语地说道。

牛律师光是看着她,都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以前追她的时候,马依依都是直接让滚的,哪有现在这么服服帖帖的,随便他抓着手都不挣扎。还别说,她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好像还更有味道了。牛律师盯着马依依,嘴上激昂的同时,脑子里开始不由自主地想别的事情。

而就在他身旁,送他进来的那个机关要员,眼里却满是嘲讽。

李俊国死了,暂且抛开他李诚诚长子的这个身份,单说他在海狮城的政治地位,那可是仅次于李光明和李诚诚的第三号人物,全球上下人所共知的海狮城接班人——这样的人物意外死亡后,海狮城既然连夜启动了一级全市戒严,有些人自然就不可能在乎什么舆论不舆论的。

说句更难听的话,至少明面上看,站在统治者的角度上,现在只要能尽快找出凶手,别说让个别人受几天坐牢的委屈没什么,就算杀错个把人,又特么能怎么样?在海狮城这么小的地方,如果连国家三号人物被杀,市政厅都无法采取什么激进措施,还得受这些自以为上流的屁民钳制,那国家机关的权威还何在?个别人的个人权威都何在?

3号楼前从早到晚围满上百号人,市政厅却没有派人驱离,说到底,肯定不是不敢,而是不想。这种情况,显然是得到了海狮城高层的某一方默许,才会得以存续。而一旦某些人达成妥协,对这么点抗议者,只需要出动一支人数不多的部队,就能简简单单把问题解决掉。

开玩笑!国家机关要查杀害三号领导人的案子,还轮得到尔等小民抗议?

真当李家两兄弟是吃素的呢?

汇集了警务、特务、情报、政法等要害部门的三号楼里,一群海狮城真正意义上的精英们,在经过一整天的观察后,早就看出了这场抗议的猫腻,并在暗地里得出了结论:这场要求释放被关押人员的抗议,十有八九就是某家人自己搞出来的。动机和目的非常难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等到事情结束,今天搞不拎清状况切自我良好出来领头的那几位,下半辈子应该就不用再在海狮城里混了,轻则事业全毁,重则海狮城刑法伺候。

比方说,这会儿正在和马依依脉脉含情,一吐心声的牛律师。

“依依,我真没想到,还能在这种环境下见到。唉……为什么要去找那个人呢,我知道难受,但是昨晚上……找我也行啊!我愿意为做任何事情,不仅是出于我律师的身份,我们好歹相识一场,也算是朋友吧?依依,我们是朋友,对吧?”

“牛律师,时间到了。”送牛律师进来的工作人员,残忍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的下班时间已经到了。”

“我再说最后一句话。”牛律师继续握着马依依的手不放,激动道,“依依!记住我的话,不管他们问什么,就说什么都不知道!我看过的卷宗,完全不具备被刑拘的条件!他们关进来就是违法的!的情况,顶多就是配合调查!放心!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把救出来!要相信我,我……我爱!”

牛律师在激动中,被工作人员拉出了监区。

马依依低头揉了揉自己被抓得发青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微扬。

这些男人,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又可怜。

就刚才那个,家里孩子都要上初中了……

不过也好,事情被这群人闹大了,自己和耿江岳才越安全。现在只有她和耿江岳都活着,她家的两个小宝贝才能活下去。至于最终能不能无罪释放,马依依哪怕一天没睡,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但也知道关键绝不在这些没用的律师身上。

可她也同样想不出来,这个局到底谁才能破得了。

又或者,破局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马依依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被女狱警带走。

探视区里安静了大概有几分中后,忽然铁门又哐啷一声打开,另外一个人被带了进来。

耿江岳坐到马依依刚刚坐过的位置上,打了个无聊地呵欠。

然后等了不到半分钟,外头就匆匆走进来一个熟人。

篮子坐下来就问:“大佬,怎么惹上这种麻烦了?马依依那种女人,也是能随便碰的吗?我下午去教练那边问过了,教练也才刚刚被放出来,就因为昨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了,现在这件事,嫌疑最大的就是和马依依!这个事情性质太严重了,我就是想捞都没路子!我跟教练说好了,尽量给弄出点国际舆论,我找猎魔师工会的人帮帮忙,听说跟神机先生是忘年交对吧?要不要我帮联系他?”

耿江岳眯着眼,看着篮子,疑惑地问道:“大哥,监狱是家吗?都下班时间了,还能想来就来?知不知道,我刚刚下午,就两个小时前,才发了一个誓,第一个来看我的人,我要送他一件礼物。”

“别礼物了!都进这种地方了,能带进来个屁啊!”篮子着急道,“这种重型犯,探视时间一共也就5分钟。快点抓紧告诉我,现在需要我帮做什么?妈妈,要不要我先把她接去我家里住?我家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儿,不过这里大大小小的衙门,多少都得给我家一点面子,不至于还没被判刑,就先把妈连坐了。”

“淡定,时间还是很充裕的,我在这里过夜都没问题。小周,说是吧?”耿江岳转头问了送他过来的狱警一句,那狱警连忙跟孙子一样点头,看得篮子一愣一愣的。

这时耿江岳又从戒指里掏出一把流星锤,递给篮子道:“看看,趁不趁手?”

篮子一看那流星锤就知道不是凡品,接过一看属性和特效,顿时嘴都张圆了。

【砸烂脑壳之锤】属性:灵力伤害50,增加50%对无属性幻体类生物的伤害。投掷使用杀伤力增加100%。特效:穿刺伤害,100%击穿第一层护甲,大幅提升破坏护甲及体表防御能力。10%的几率触发【连锁闪电】技能,额外造成15000点灵力伤害当量。提升20%的附魔伤害。不可损坏。使用者灵力值要求:1000点。

“这特么……暗金级别了啊!”篮子一看到属性上50点的灵力伤害,立马就惊呼出来。

50点的灵力伤害,相当于就是发挥出50倍的灵力伤害当量。虽然幻灵界中存在不少可以免疫各类伤害的怪物,普通的灵力伤害当量对它们来说根本没用,但问题是,他平时也碰不上那些怪物啊!而且一般的星耀级以下的猎魔师任务,怪物的危险程度都有限,只要灵力伤害当量足够高,照样是该秒杀就秒杀。所以再往下看,看到特效中的穿刺伤害和一定几率触发【连锁闪电】,篮子已然彻底沦陷在了这把武器上面。

而相比之下,最后一条提升20%的附魔伤害,在篮子眼里反倒没那么重要。他这辈子撑死了也就是个排名靠后的王者,而且根本不打算和顶尖高手作战,附魔伤害这块,修炼不易,使用更不易,对于根本不打算玩儿命的人来说,附魔技能,真的离实际生活太遥远。

国家队里几个人,附魔战斗力练到最高的熊猫,也才不过500出头,就算是端木教练,一把年纪了,也才练到300多,至于他……很惭愧,战斗力不足100,心思完全没在这上面。只打算嗑药到九转就完事儿,当然了——其实也未必嗑得起。

想从八转升到九转,【提灵丹】的服药量是256颗,按照市场价,差不多就是1200多万联盟币。事实上,世界上真正有这个财力的猎魔师并不多,最多嗑到七转就是极限了,只有极少数的天才,因为有国家兜底,所以才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

“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篮子流着口水,矫情了一下。

耿江岳却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别客气,这东西我放在身上也没用,放着还占地方。难得来看我,就当是回礼吧,要是自己用不上,送人也挺好。”

篮子呆呆道:“大佬,这东西拿到市面上去卖,能卖好几千万东元。”

耿江岳当然就惊了,楞逼道:“真的?”

篮子点了点头。

耿江岳道:“我这里还有一套暗金套装,给估个价看看。”一边说着,急忙拿出【聚宝盆爷爷】合成的装备,跟摆地摊一样摆在桌子上。

篮子挨个甩着辨识术,一件件看过去,不由得越看越惊心,哆嗦道:“奶奶的,多了不敢讲,这种暗金套装,就这个动不动就能免疫三重元素伤害的,拿去拍卖行的话,至少卖个一两亿东元绝对没问题。”

“这特么就一两个亿东元了?通货膨胀吗?!”耿江岳惊声尖叫。

把站在一旁的狱警小周,都听得脑子有点抽筋。

“小周!”耿江岳忍不住大喊一声。

“到!”小周赶紧立正,面对这种又强力又有钱的大佬,管他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身为一个精神和智力都正常的人,乖乖跪下来就好了。

啪啪!

耿江岳激动地打了两声响指,吩咐道:“去监狱长办公室拿两瓶酒过里,跟他说,不要下毒,不然老子弄死他。再让食堂的师父炒几个菜,我要在这里请朋友吃晚饭。”

小周听得一怔:“在这里请吃饭?”

耿江岳脑袋一歪:“不行?”

“行!行行行!我先去请示一下领导!”小周慌慌张张跑出去,篮子不由用很疑惑的眼神看着耿江岳:“大佬,怎么做到的?监狱到底是家还是我家?”

“唉,这件事又说来话长,总结起来,主要就是个人魅力,以德服人。”耿江岳很是低调地解释着,又小声问篮子,“我这些东西让带出去,帮我代售,到手的钱,我给10%当抽成,看这个事有没有搞头?”

篮子闻言,颇为异动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的空间装备交回队里了,现在这些东西也拿不走啊,要不等我今晚先去借个空间装备,明天再……”

“不用麻烦了!”耿江岳一个空间袋直接扔到篮子面子,“这个破袋子送了!”

篮子拿起空间袋,茫然了一下:“大佬,到底带了多少东西进来?海狮城司法部门的人,都是家亲戚吗?”

耿江岳叹道:“其实应该是我感谢他们才对,要不是他们秉公执法、不畏暴力地把我抓进来,我哪能知道什么叫好人有好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啊!”

“大佬,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但这件事,我干了!”篮子拿起空间袋,把灵能武器和暗金套装塞进袋子里,迫不及待地起身就要走,“我现在就去办。”

“别急!”耿江岳忽又喊住他,问道,“现在是几转?”

篮子道:“刚刚五转,怎么了?”

“那其他人呢?”耿江岳没点名。

不过篮子立马就会意,说道:“栗子和柿子也都刚刚五转……熊猫应该也五转了。”

“那再送一点小礼物。”耿江岳拿出四个小盒子,盒子上写着一个“六”字,递给篮子,“们一人一个,回去吃一颗,感受一下。”

篮子接过四个小盒子,奇怪道:“这是什么?”

耿江岳道:“嗑过就明白。”

篮子微微一犹豫,道了声谢,便把东西塞进了空间袋里。二十分钟后,晚饭都没来得及吃的篮子,满心亢奋地匆匆从后门走出了三号楼。今天特地托人放他进来,结果不但什么忙都没帮上,反而从耿江岳这边捞回来不少好处,想想都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另一头,探视区的房间里,耿江岳在稍等片刻后,也终于等来了晚饭。

海狮城司法委员会的办公室里,洪一默和女上尉两个人也摆了一张小桌子,一边悠闲地吃着晚饭,一边看着镜头里的耿江岳。

洪一默吩咐道:“去查一下刚才那个人,看看耿江岳给了他什么东西。”

女上尉点点头。

洪一默又问:“晚上的节目,打好招呼了吗?”

女上尉道:“找人说过了。”

洪一默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好。”

女上尉却担心道:“可要是真的弄死了怎么办?”

“弄死了,还能怎么办?”洪一默好笑道,“外头那么多国外记者都跑来了,市政厅司法事务总署办案不利,导致重要嫌疑人在狱中意外身亡,说那会不会是某人公报私仇?”

女上尉眼睛一亮。

同一层大楼的对称面,狱长办公室里,监狱长问莫尼:“将军,要是耿江岳待会儿死在我这里,那责任问题……”

“责任问题不用担心,杀了这个家伙,委员长只会高兴。再说了……”莫尼很是愉快地呵呵一笑,“市常局专门派了司法委员会的人来办案,咱们是归人家领导的,天塌下来,当然是高个子顶着啊!不然以为,大楼外那么多记者、律师、阿猫阿狗,都是白白准备的?”

监狱长闻言,顿时不由佩服道:“将军,高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