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Street Name, City Name, United States
(123) 456-7890 info@yourdomain.com

下载樱桃app高清

阿尔德隆大僧院,内殿

“报告大人,各区块试连接完成。法术结构检测无误”

“大人,法阵最后一次校验完成”

“是时候了,把那些人类祭品带上来吧。”

带着黄金山羊面具的阿奈斯特背着手站在祭坛前,闻言点了点头,不急不缓地向手下吩咐道。

“是,大人!”他身边的祭司颔首领命,连忙带着几名核心教徒去地牢提人了。

阿奈斯特抬起头,目光透过金色山羊面具,注视着内殿中央那尊足有三四米高,雕刻得栩栩如生的恶魔雕像。

雕像的头顶正对着僧院内殿高高的穹顶圆形空洞外那一轮高悬的圆月,清冷的月华与周围闪烁的点点繁星的星辉洒落在雕塑上,给它镀上了一层浅银色的光芒,却反而更让那正反两张面孔显出了一种难以形容诡异感。

大祭司定定地注视了雕塑一会,接着伸出手,从衣袍中取出了一本褐色的硬皮书。

这书和光明教会的《圣典》差不多大小,但比前者略薄,整本书看起来并不破旧,但却莫名地给人一种仿佛经历了无数的岁月般的沧桑感。

书的封皮像是某种油腻的皮质,毛孔和皮肤的纹理都依稀可见,四周用暗金色的金属包了书边,封面上没有任何字,只有一个呈现扭曲的姿态被捆缚在倒十字架上的男子浮绘。

男子的身上下被带刺的荆棘藤所缠绕,包括双眼在内的大半张脸都被一层层纱布包裹,嘴巴大张,仿佛在发出无声的惨叫。

蓝色和绿色

书本取出后,内殿里的所有恶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令其畏惧的事物一般,纷纷伏低了身体,压抑住了口中焦躁不安的低吼。

“大人,祭品已经带上来了。”

这时,几名身强体壮的教徒扛着五个手脚被黑色的藤蔓捆缚,看起来半死不活的人类走进了内殿。

林顿半睁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那祭坛中央带着金色面具的身影,以及他手中的褐色书本。

“大祭司阿奈斯特,49级,精英”

敌方boss的等级确实没有超过自己的预计,但许久不见的“精英”后缀也让林顿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毕竟,根据之前的经验,凡是带着“精英”俩字的家伙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而他手中捧着的书本更是散发着让自己本能地感觉到恐惧,厌恶、恶心,甚至毛骨悚然的深渊气息,仿若冰冷凝固的邪恶。

哪怕不使用探查之眼,林顿也能够确定,那便是系统任务要求拿到的“灵知福音教本”了。

他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不再多看,担心自身的圣力对其产生反应从而暴露。

“去检查一下,没问题就按照原定位置摆放好。”

阿奈斯特的目光扫过几个浑身光溜溜,只穿着底裤的男子,似乎也觉得有点辣眼睛而不愿多看,精神力随意掠过,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便直接对身边的祭祀开口吩咐道。

那祭祀应了一声,带着几个教徒上来,对林顿等人捏捏弄弄地检查了一番。

“好,那大祭司果然没有亲自上来仔细检查,就凭这些低阶教徒的水准,根本不可能发现异样”

“也就是说,根据安度因先生的计划,第一方案作废,转为第二方案该死,这个混蛋,手往哪里摸呢——!”

盗贼修利正在心里盘算,却突然感觉到不可描述的部位受到了一个“突然袭击”,顿时浑身一震。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面前检查自己的教徒,见那家伙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仿佛陈年熏肉般的微笑,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当场把对方干掉的冲动。

“冷静,待会有的是机会料理这变态”

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给对方判了死刑,修利一边咬牙冷静下来,按照在地牢中和队友的指定的计划,观察起周围敌人的分布。

好在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遭到这等“悲惨”的待遇,林顿也观察起遍及整个僧院内殿地面的巨大恶魔召唤仪式法阵。

虽然之前由贝尔描述过内殿的情况,但亲眼见到之后,脑中原本模糊的印象才终于清晰了起来。

“也不是多么高明的召唤仪式嘛果然主要还是依靠那本书的力量么”

作为圣职者,尤其是惩戒专精的牧师,对于一些基本的恶魔召唤仪式法阵是必须要有一定了解的,托平时看了不少书的福,林顿发现自己能够在法阵上找到一些与书中描述相符的结构和仪式类型,顿时心中大定。

“虽然不是破坏一处就能够将整个仪式打断的垃圾法阵,但只要没有到最后一步,我应该都有办法让其停止”

其他三人也强压住紧张的情绪,一边同样做出有气无力的姿态,一边同样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虽然身上的封印被安度因牧师禁锢,又由艾南以中阶魔法的手段尽可能遮掩了异常的能量波动,但骤然来到敌人的大本营,面对乌泱泱一群邪教徒和恶魔,尤其是法阵中心那带着面具,曾经团灭了自己小队的可怕祭司,即使之前已经做好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准备,但他们心里依然还是难以克服本能的恐惧。

“乖乖跪好!”

林顿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粗暴地以跪姿撂在巨大的法阵内部的一个由无数复杂线条连接的正圆中,像是要被秋后问斩的死刑犯一般,前面还站着一个同样带着山羊面具,手持弯刀的祭祀,当然,他的几个小伙伴也是同样的待遇。

“果然如艾南那家伙所预计的一样,所有人都被安放在了仪式法阵内部,可惜距离中央祭坛和那个大祭司还是有一段距离。”

仪式法阵内圈以及中心的祭坛上摆放着各色魔晶、灵魂宝石、骷髅头骨、腐烂的巨大类人生物头颅,缠满肮脏布条的木乃伊手臂等稀奇古怪的法术触媒和祭品,而自己所在外圈周围的一些法阵节点处甚至还蹲着几只不同类型的恶魔,看起来似乎也是仪式的祭品,而且居然部都是四阶!

“那大祭司不过是四阶巅峰,竟然能让四阶的恶魔心甘情愿地去做召唤仪式的祭品而不去反抗普通的四阶深渊魔法师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莫非也是那劳什子的教本的原因?”

虽然民间经常有传闻,召唤邪恶的魔鬼和恶魔需要献祭许多无辜平民的生命,但事实上,哪怕成百上千普通人的**和灵魂,也及不上一个实力高超的强者作为祭品更加受到深渊恶魔们的喜爱——倒是那些使用普通人类祭品就能够召唤出来的黑暗生物,多半都是战斗力不入流的中低阶战五渣而已。

目前有些麻烦的问题是,林顿他们五个人类“祭品”并没有被放在同一个位置“祭祀”,所有人都被分散了开来,自己和艾南处在中心祭坛和恶魔雕像正面,距离那位大祭司最近,但一举一动也最受注意,修利处于西侧面,位置次之,但亚撒和瓦雷斯却被摆在了雕像背面稍远的位置,身边不远处还各蹲着两只似乎同样是作为祭品的四阶恶魔,而且从探查之眼的情报来看,显然这些恶魔都没有被束缚失去战斗力,若是发难时机选择不好,有可能让他们两人陷入被围攻的危险。

偏偏任务的要求是必须保证亚撒的安,而且,在组队时得知了骑士的名后,林顿经过简单的询问,基本上确定了这家伙的真实身份,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系统要求这货不能死掉了。

“法阵内部似乎也有不少实力不弱的教徒和祭祀辅助整个仪式的进行过程,而且看这法阵的布置,他们最后应该也同样会作为召唤恶魔的祭品被牺牲掉,不过看这些家伙还一脸兴奋和视死如归的样子,果然被洗脑的狂信者真是可怕”

林顿并没有在意身后两个押住自己,显然打算和他一起被“献祭”的健壮教徒,以及那个手持弯匕,虎视眈眈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脖颈,仿佛在琢磨待会怎么去割断喉咙比较顺手的祭祀,他速开动脑筋,开始根据目前的情况考虑不同的攻击方案和时机,并且通过脑内的推演大概预估最终效果。

但林顿此刻并不敢立刻以“心灵连线”和自己的队友联系,虽然心灵连线的法术波动十分微弱,即使是普通的中阶施法者若非刻意注意,在这个距离也很难察觉,但林顿也并不敢保证能够瞒住祭坛上那个身为精英boss的邪教大祭司的感知。

好在根据魔法常识,一切召唤类法阵从预热启动阶段开始,就不可避免地会有能量波动涌现,尤其是高等级的召唤法阵,其巨大的能量波动足以掩盖许多法术的施放痕迹——因此,自己必须程关注对方召唤仪式的进度,把握好时机。

虽然林顿此刻身上还有一个能够遮蔽能量气息的“匿息之石蛇”,但这种道具的效果是瞬间将自身周围的气息完遮蔽,而且影响范围较大,对于施法者而言,一个人在没死前,周身一定范围内的一切气息突然完消失,恐怕比起施展低阶法术的波动还要引人注目,因此他也不敢贸然使用。

而在这时,祭坛上的大祭司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了抚手中的书本封页,缓缓将其翻开。

他翻书的动作很慢,很吃力,仿佛那书页有千钧之重。

而就在他翻开那书本的瞬间,林顿的心脏陡然仿佛被什么揪住了一样,感觉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意志”以那大祭司为中心扩散开来。

那股意志十分淡薄渺远,如同与自己等人隔了一个世界,但却又那么真实——

祂似乎无善无恶,无悲无喜,但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那仿佛是刻印在每个人灵魂最深处与生俱来的恐惧,即使你的灵魂和意志坚强如钢铁,也会情不自禁地在这股意志之下颤栗。